日漫那么火,为何日本IP游戏在中国却难上台面

 圈内研发  2016-03-18 10:53:25 来源: 千军游戏


日本动漫在中国有多火?十大热度最高的动漫中,日本动漫要占据6名,《火影忍者》、《航海王》、《妖精的尾巴》更 是名列百度十大热门动漫的前三甲。在越来越多动漫作品改编成手游的泛娱乐时代,日本动漫在华拥有如此之多粉丝,理应成为各家主流游戏厂商座上之宾,但为何 日本 IP游戏难以成为中国游戏市场的全民级游戏?为何苹果APP store 排行榜的优势位置上几乎看不到日本IP游戏?这背后究竟有些什么原因呢?当中国游戏企业与日本动漫版权方合作还不够愉快,日本IP游戏要在中国市场大行其 道也相当之难了。当越来越多的中国大牌游戏企业开始尝试日本IP游戏,《航海王》被国内游戏巨头三七互娱斩获游戏改编权,《火影忍者》、《阿松》等热门日 漫的游戏也开始或已经走进中国游戏市场,日本IP游戏在华的春天究竟还要多久呢?


日本IP授权相当复杂 厂商恐为他人做嫁衣

众所周知,由于日本版权市场的特殊性和复杂性,中国游戏企业要想拿到日本IP游戏独家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日本IP授权复杂到什么程度呢?

日本IP授权机制与国内IP授权机制相比较截然不同,知名游戏观察员罗伊便曾在《从<柯南>说起:日本游戏 IP授权注意事项及关键点》一文中表示:在日本IP产业中有着一个类似最高院的版权委员会掌握着最大的执行权利,而这其中则需要购买版权的开发商一层层通 过,想购买版权的开发商必须先向委员会提交申请,在委员会会审查完公司的背景以及资质过后,双方建立初步的信任才可进行后续合作。

由此一来 我们会发现,纵然是日本的动漫巨头,他们也不见得能够拥有一个日本动漫的所有类型IP授权,这让中国游戏企业怎么可能获得日本IP的独家授权呢?因此,我 们常常听说谁家获得了知名日本IP的背后,这家企业更多地是取得IP的非独家授权,这一非独家授权不仅会有传统授权的时间限制,还会有游戏类型限制。再以 《航海王》为例,目前已授权给三七互娱改编成页游,而其手游授权则给了其它厂商。

换句话说,和中国版权授权市场相对含糊的签约合作有着明显 差异的是:获得将日本IP改编成游戏授权的前提,便是中国游戏企业需要作出非常详细的IP游戏计划书。这一计划书要求从产品定位、游戏类型、游戏核心内 容、游戏框架系统、与IP结合之初等多个角度,阐述他们对于自身的游戏与“对应IP”的理解,这样的合作方式虽然非常严谨,能够更为有效地规避风险,更加 精准地明确职责和权利,但对于中国游戏企业来说,无异于是撰写一篇带着“对应IP”的命题作文,而这还只是准备进行IP授权的谈判基础工作。

对日本版权有一定研究的小伙伴对于“日本版权委员会”这一机构相信并不陌生。正是因为日本的IP授权方相当分散,同一 IP的不同类型或许都存在不同的企业手上,为了保护来之不易的IP不被做烂,日本版权委员会通常由漫画方、电视台、动画片的制作公司以及玩具制造公司四大 IP版权方组成,只有当委员会里的所有成员都统一授权,游戏企业方能真正拿到这一IP的游戏改编权。

在谈判效率上,机构的工作效率大多数情 况下要比个体低。在快节奏的中国游戏市场,获得日本IP授权,不仅需要游戏企业忍受日本复杂严谨的合作流程,还需要在游戏正式研发之前的2-5个月,就准 备好把游戏内容和游戏框架都已经定好拿给日本合作方看。2-5月,对于大量中国游戏企业而言可能就是一个决定生死的时间,漫长的谈判时间、负责的谈判流 程,大大提高了中国游戏企业获取日本IP的难度。

更可怕的是,当IP无法获得独家授权,如若既定的IP游戏类型在游戏上线后已经不再是市场主流,游戏厂商无法从这一IP 投资获得大量回报就罢了,当其他版权方获得其他游戏类型授权的厂商的游戏类型能够获得市场认可之后,此前的中国游戏企业却可能合法合规地为竞争对手做嫁衣,用昂贵的市场推广成本为竞争对手培育IP影响力。

因此,这样投入和回报难以成正比的投资,直接将大部分的创业型中国游戏企业排除在门外。没有大量游戏企业获得日本IP,也就难以出现中国人改编制作的日本IP游戏,就直接影响到日本IP在中国的成绩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发商与其冒着为他人做嫁衣的高风险,还不如在市场并没有日本规范的中国版权行业寻求合 作伙伴,亦或是自建IP。


日本授权方IP保护意识过于强烈 或将阻碍日本IP游戏创新

当拥有一定实力的中国游戏企业历经艰辛获得了日本IP授权之后,制作团队或许又要忍受日本严格的监修制度。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日本版权方要对IP负责,游戏 开发商也要为IP负责,游戏开发商制作好的IP游戏作品经过版权方认可再发行本无口厚非,但日本版权方的监工制度却跟其IP授权制度一样细致到令人“发 指”。
有游戏开发者曾在接受千军游戏访谈的过程中表示:日本非常注重对IP的自然保护,有点推崇还原IP的意味。当游戏产品的内容、细节会出现损害IP影响力,对 IP粉丝的忠诚度有影响,甚至会出现粉丝们吐槽IP做玩坏的时候,日本版权方或许会毫不留情地拒绝,甚至要求游戏开发商按照原作去制作游戏。

不可否认的是,从IP行业来说,日本版权方表现出维护原著、重视粉丝态度的表现,令人非常尊敬。但从游戏行业角度来说,能更快更好地赚到钱或许才是大多数制 作商业游戏的企业心里所想的事儿。也正是基于两者所处的角度有所差异,中国游戏企业习惯性地挖掘玩家需求,尽量用快节奏的研发状态打造出玩家喜欢玩的游 戏,甚至还给玩家一些惊喜,或许就会和日本版权方的意见有所差异。

中国游戏企业的同质化问题虽然非常严重,但整个游戏市场每年却也能出现大 量的创新。当日本版权方处于保护原著的考虑,而要阻碍游戏开发商进行中国特色创新之时,所有将由中国开发商改编而进入中国游戏市场的日本IP游戏,便难以 用创新吸引用户、资本、合作伙伴的青睐,这也就直接阻碍了这一日本IP游戏在中国游戏市场上的发展。而不经过中国游戏进行特色化改编,文化差异也难以让日 本动漫游戏直接备受中国游戏企业。

因此,当游戏企业与版权方在游戏制作过程中也有所分歧,甚至合作还会阻碍这一IP游戏创新的时候,日本IP游戏也更难以在继续创新元素的中国游戏市场上打开局面。


IP是助燃剂 日本IP游戏春天必须有大牌厂商支持

不可否认,IP对于获取第一批种子用户及节省市场推广成本的帮助很大,但实际上它无法直接对游戏发展产生有利帮助,真正要做出市场成绩,除却IP自身的价值以外,还需要强大的策划、运营、技术团队和坚实的资金支持。

据虎嗅《顶级日漫IP估值上亿 中国公司成日本IP输出主战场》一文中透露,在日本动漫中《航海王》、《火影忍者》等顶级IP的一次授权费高达几千万,一个日漫顶级IP全部授权的价格更是可高达上亿元。

纵观如今的中国IP产业,IP价格已成天价,日本动漫IP的价格更是贵的离谱,怎样基于公司的特性选择出最合适的IP,将成为游戏企业IP战略的关键,而真正能够打造出日本IP游戏,实力便不容小觑。

三七互娱创始人、总裁李逸飞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三七互娱获得的正版日本IP授权,其实在前期谈的过程中也是非常艰难的。日本人很谨慎,无论是周边,还 是视频播放,他们对合作方的选择是十分慎重的。这需要彼此慢慢的沟通,你本身的实力是很重要的,甚至要通过一些小合作慢慢地证明自己的能力,获得他们的信任。

作为国内互联网三十强企业,三七互娱已获得东映动画旗下热门IP《航海王》的页游改编权,目前该游戏开发工作已经由龙掌网络操刀制作进 行中。结合此前三七互娱公布参与收购日本游戏公司SNKP的动态,三七互娱对于日本IP这块难啃的市场似乎表现出特有的注意力,甚至有人认为收购SNKP的最大意图,在于将其旗下诸如《拳皇》、《侍魂》、《饿狼传说》、《合金弹头》等IP授权到其动漫团队,进行动漫授权或动漫产品的制作。李逸飞较早前也已 经表示,《拳皇》动漫制作正在进行中,预计很快就会推出。

而除却三七互娱对于日本IP市场相当关注以外,大量开启海外业务的中国游戏顶尖企 业也在中国游戏海外推广的同时,将海外优质的IP引进回来。2015年chinajoy期间,腾讯互娱曾将其发行的日本IP游戏“火影忍者”作为标杆案例 树立其品牌形象,但其实更值得探讨的问题却是:腾讯发行的这款《火影忍者》是由中国游戏开发团队研发的产品,其大受市场欢迎虽然离不开腾讯强大的渠道优势 和用户基础,却和其经过中国特色化改编也有着很大关系,这和此前腾讯游戏直接从日本引进的《白猫计划》的惨淡成绩,出现了截然不同的效果。

因此,当越来越多的大牌游戏厂商开始加入日本IP游戏的制作工作中来,怎样与日本版权方相处,怎样进行IP特色化改编,怎样加强IP游戏的创新,将有助于中 国游戏企业摸清楚与日本版权方合作的思路。在这样的情况下,创业级游戏企业怎样在竞争激烈的中国游戏市场生存下去,等待更多日本IP游戏标杆案例的出现, 或将成为更为进军日本IP游戏领域更为稳妥的方式。而日本IP游戏的春天,也需要在巨头们的努力下,开拓出一条可行的合作路线,打造更多既符合中国市场需 要,又能够被日本版权方认可的日本IP游戏内容,才有机会成功。



手游圈内人(syqnr.com)坚持每日干货推送!分享最新手游推广运营干货,发掘手游研发策划灵感,洞察互联网领域前沿资讯,知悉移动网络小道消息。

商务合作 我要投稿

顶部